永續價值創造

華碩秉持為人類社會做出貢獻的理念,以產品生命週期出發,帶動整體價值鏈投入企業社會責任,並將永續經營的核心精神擴及至社會關懷,持續以創新思維創造企業的永續競爭力。從利害關係人角度出發,盤點品牌自有組織營運和產品價值鏈的總體影響,建立經濟、環境、社會三重盈餘(Triple Bottom Line,TBL)為基礎的影響力貨幣化評估能力。2019年華碩持續深化關鍵影響議題並延續盤點影響力價值,以宏觀的角度了解華碩對社會所產生的成本與價值。

透過貨幣化單位呈現企業價值創造,檢視正向與負向價值來源,對內作為組織推動永續整合性決策和關鍵指標管理,進而追求最大化的企業價值創造;對外則以參考國際整合性報導委員會(IIRC)之國際整合性報導(Integrated Reporting,IR)架構揭露華碩所創造的永續影響。華碩期許以自身力量持續影響對環境與社會的改變,與利害關係人共享永續價值。

 

管理大師麥可波特(Michael Porter)曾提及「企業社會責任與經營策略結合是企業未來新競爭力的來源」。企業應以永續經營為目標,關注企業在經營過程中對各方利害關係人以及社會、環境的影響,以創造長期永續的利益。

華碩將策略性永續融入營運計畫之中,我們認為管理永續績效應與經濟績效相同,應採用評估工具來了解與衡量計畫的進程,為決策者提供指導原則,同時也建立起不同領域之間利害關係人的溝通橋樑,共同創造企業與社會的永續。華碩採取的“數據化衡量、科技化管理”策略,長期以來推動環境與社會資訊的量化專案,建立經濟、環境、社會面向貨幣化之基礎評估能力,逐步估算企業活動的真實價值,讓整體永續績效易於追蹤管理及持續改善。

早自2009發布第三類環境宣告及全球第一台碳中和筆記型電腦,開始量化產品對環境影響;2016年依據英國政府SROI (Social Return on Investment)指引,將數位培育包容計畫對社會的影響價值貨幣化,並經由國際社會價值協會(Social Value International)認證,發表亞洲科技業及台灣第一本經全球性認證的SROI報告書;2018年參考自然資本指南(Natural Capital Protocol),貨幣化供應鏈對環境與社會的影響,同時發佈筆記型電腦環境損益評估(EP&L)報告,引領同業正視自然環境有價化議題。歷年來我們透過一連串穩健扎實的方法論,建立以經濟、環境與社會三重盈餘(Triple Bottom Line, TBL)的企業永續價值管理模式,2019年發佈資訊業第一份永續價值整合報告(Total Impact Measurement & Management, TIMM),貨幣化企業真實價值。今年我們持續以宏觀的角度瞭解華碩對環境與社會所產生的成本與價值,檢視跨年度貨幣化衡量成果和永續管理作為,落實華碩永續發展全面衡量與管理的願景。

我們從利害關係人的角度出發,在經濟、稅務、環境與社會四個面向評估對利害關係人產生的影響力和影響價值。華碩定期執行利害關係人議合鑑別出重大主題,考量影響來源和評估企業營運對利害關係人所產生的影響力。透過貨幣化單位呈現企業價值創造,檢視正向與負向價值來源,作為組織內部推動永續整合性決策和關鍵指標管理,進而追求最大化的企業價值創造。

 

華碩持續深化關鍵影響議題並延續盤點影響力價值,2019年度整體永續價值創造近195億(新台幣元),整體價值創造較2018年大幅提升87%。主要提升來自正向影響力,來源包含利潤、研發費用和員工薪資福利增加。今年環境損益評估產品範疇擴大至佔九成營收產品,主要負向影響因子來自於溫室氣體和水汙染。華碩對主要負向影響因素已制定進一步管理策略與作為,詳情請參閱責任供應鏈章節。華碩期許以自身力量持續影響對環境與社會的改變,與利害關係人共享永續價值。